数字报刊平台

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内容详情
2019年12月03日

“遥想童年冬天就是一个雪的世界。下雪是件出其不意之事,尤其晚上,它会无声无息悄然而至。早晨醒来,向窗外一看,白雪皑皑,银装素裹,整个村子变成了一个白色的世界。大雪封门、封路,雪有尺把厚。”

遥想童年的雪天

阅读数:199  本文字数:1193

戚思翠

于朋友圈看到远方的朋友发的下雪图片甚美,欣赏之余,好生羡慕。想想现在的雪大不如从前了,尤其在江南地域,下一场雪俨然看女人十月怀胎,折腾很久,才像恩赐似的吊着人们的胃口,从远处慢悠悠地飘来。有时为等待一场雪,一晚上爬起来多次,眼看着刚刚还阴云密布的天,忽又露出调皮的月牙,顿觉失落。

遥想童年冬天就是一个雪的世界。下雪是件出其不意之事,尤其晚上,它会无声无息悄然而至。早晨醒来,向窗外一看,白雪皑皑,银装素裹,整个村子变成了一个白色的世界。大雪封门、封路,雪有尺把厚。每每此时,父亲就会喊我们快起来扫雪,说人家谁谁已经扫到东桥头了。一听这话我便赶紧起来,拿着扫帚、铁锨立马投身到火热的“扫雪”运动中,男女老少齐动手。尽管雪是隔三岔五地下,但凹凸不平的土路并没有因为下雪而变得泥泞不堪。尤其是各家通往村里的学校、大队部、卫生所、供销社等的路,一直保持畅通,保证孩子上学的路好走,保证人们去供销社买油盐酱醋的路好走……整个扫雪过程,趣味无穷,既是一堂教育课,更见证着人间的真情真爱、至善至美。

大雪如期而至,可乐坏了正放寒假的孩子们,雪就是孩子们最天然的玩具。孩子们在完成大人交代的扫雪任务之后,便可以与雪来个亲密接触了。选择一空旷的雪地,锹、铲、扫帚等派上用场,有人扫雪,有人铲雪,有人堆雪,把雪集中起来,滚成球堆雪人,大雪球做身体,小雪球做脑袋,两只小煤球按上就是一对乌溜溜的眼睛,把胡萝卜插上便成了长长的鼻子,红色的瓶盖按上做个圆圆的小嘴巴,又找来红帽子戴上,旧围巾围上,再插一把扫帚在雪人的怀里,于是,活脱脱一个站岗放哨的士兵,又似一个呆萌的少年,在漫天大雪中痴痴地看着我们嘻嘻哈哈地打雪仗。而后我们分成两派,开始战斗。趁你不防备,一团雪球砸在你后脑勺上。你不顾疼痛,扑过来抓起一把雪,塞进对方衣领里,掉头就跑……每个人头发上、眉毛上都是雪白的。大家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笑成一团,早已忘记了天寒地冻,忘记了时间,直到各自的父母呼喊着自己的乳名,叫你回家吃饭,这场战斗才宣告结束。

雪天捕麻雀也很有趣。扫出一块雪地,放下一些麦粒或者谷物,上面支起一个筛子,诱捕那些饥饿的麻雀。捕到一只麻雀,我们就会用绳子把它小腿拴起来,然后拽着它奔跑。麻雀叽叽喳喳地叫着,拼命地挣脱,当反抗和挣扎无济于事时,麻雀选择沉默与绝食。于是好吃好喝侍候着,可倔强的麻雀宁愿饿死也不吃一口食,眼看麻雀一天一天瘦下去,病恹恹的,此时我们反而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坐卧不安。“麻雀一天吃很多虫子,赶紧把它放了,天空才是麻雀的家。”母亲大声下令。解开绳子,麻雀缓了一会儿,努力地飞向天空。自那时起,我们再也不捕麻雀玩了,因为麻雀是人类益友,是热爱自由的鸟。

光阴荏苒,50年过去了,儿时冬天的雪景恍若浮现眼前,童年的天真无邪,如雪纯洁,伴我度过了欢乐的冬天时光,留下了一份美好的冬日回忆。那回忆带着雪意,摇曳着纯美的童年风情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