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报刊平台

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内容详情
2019年12月03日

“不知何时,天空下起了小雨,眼前的雪山若隐若现,层层薄雾恍如仙境,思绪游走于雪山、戈壁、草原、河流等之间。汽车行驶在宽旷的道路上,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,巴音布鲁克究竟哪一点能让母亲这些年来念念不忘。”

乡愁

阅读数:345  本文字数:1238

周嘉鼎

若问人世间最美的景色在哪里,也许就在我们内心深处不可触摸的地方。在我的心里永远都住着一个叫巴音布鲁克的地方,那是母亲成长的摇篮,更是母亲永远的乡愁。

端庄秀丽的巴音布鲁克是个神奇的地方,遍布的河流与湖泊,山峦环抱,连绵的丘陵和辽阔的草甸相间,骏马奔驰在辽阔的草原上,美丽的天鹅犹如仙子悄声而至,还有那远处白雪皑皑的天山,都赋予这片草原独特的美,也造就了巴音布鲁克牧民淳朴赤诚的性格,更赋予了母亲独特的魅力。

都说天山之水给辽阔的巴音布鲁克草原带来了灵动,远处的雪山为草原带来了律感,连绵起伏的雪山就像一个个跳跃的音符,像一个个白色的小精灵带来童话般的故事。还有那结伴而行的羊群恍若天上飘动的白云,夕阳西下的九曲十八弯让广袤的草原跳起了欢快的舞蹈。这就是神奇的巴音布鲁克,一个让人留恋而又原始的地方,满足所有人对草原的幻想。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,马背上的民族赋予了牧民博大的胸怀,哈萨克牧民欢迎天南海北的客人,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拉近彼此的距离。于是,我对巴音布鲁克充满了无尽的遐想。

2016年,有机会跟随母亲一起去了巴音布鲁克,汽车一路颠簸,举目四望,很多地方都是光秃秃的山丘,一种沧桑感油然而生。大约过了五个多小时,终于看到大片大片的绿色,成群的黑头羊和骏马悠闲地吃着肥沃的青草。一群群健硕的牦牛迈着缓慢的步伐行走,长长的黑棕毛像披上了一条毛毯,与草原景色相互映衬,有一种超乎世俗的洒脱。

不知何时,天空下起了小雨,眼前的雪山若隐若现,层层薄雾恍如仙境,思绪游走于雪山、戈壁、草原、河流等之间。汽车行驶在宽旷的道路上,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,巴音布鲁克究竟哪一点能让母亲这些年来念念不忘。

黄昏时分,被雨水洗过的天空更加清澈,太阳出来了,晚霞映红了天边。我看见母亲一个人静静地站在山丘上,望着远处的雪山,我能感觉到母亲在仔细看着这一草一木,我想她的心里一定有着各种人间百味,不变的却是对这片草原的依恋之情。母亲慢慢蹲下身子,轻轻抚摸那些青草,仿佛在抚摸自己的孩子。我忽然看到母亲眼角流出了泪水,滑落在这片辽阔无边的草原上,随后她用双手捂住了眼睛。

但那时的我只有十岁,不是太懂母亲对巴音布鲁克真正的感情。直到最近,我翻阅母亲的影集,看到童年时候母亲和舅舅的合影,还有那些母亲曾经发表过的文字,我真正感受到了母亲的乡愁,她把对巴音布鲁克的情感放在了字里行间,放在了自己的内心最深处。我也真正明白当自己第一次被牧民放在马背上,一如当年放牧的外公将母亲和舅舅放在马背上,那是对故土最深沉的眷恋,也是父母对儿女最博大无私的爱。我也渐渐懂得为什么在那个凌晨时分,在篝火晚会现场,母亲将我抱起来,她是想让我在海拔两千五百多米的草原上看到最大最亮的星星,让我永远不要忘记永远的故乡——巴音布鲁克。

巴音布鲁克不仅是母亲的乡愁,也是我的乡愁。乡愁镌刻在每个人心中最难忘的地方,一个藏着生命密码的地方,那里有着永恒的记忆。大漠孤烟,长河落日,青草依依,这一切不仅是母亲的乡愁,也是我对巴音布鲁克大草原永远的热爱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