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报刊平台

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内容详情
2019年12月03日

“从此,我家的餐桌上开始以素为主。比如以前的肉炒豆芽变为了素炒豆芽。把绿豆芽去头去根,开水焯烫过凉水,热油放入葱花、姜、干辣椒,爆火翻炒,加少许白醋、几滴香油,就势起锅,酸辣爽口,很是下饭。”

食素记

阅读数:690  本文字数:1108

刘明礼

我本是个无肉不欢的人,平日里几乎天天离不开肉食。中、晚两餐,至少要有一道肉菜;哪怕是早上,也少不得一碟猪耳朵、几片熏火腿或者酱牛肉;猪头肉、酱肘子、卤猪蹄、盐焗鸡……隔三岔五便要打回牙祭;牛肉包子猪肉饺,红烧排骨涮羊肉,也是餐桌上的常客;赶上家里来人,那更是无肉不成席。苏东坡是“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”,我则是“别看穿得破,肚里有好货”。一碟碟肉食吃得我红光满面、肚大腰圆。

然而,一波汹涌的涨价潮让猪肉的价格节节攀升,牛肉、羊肉、禽类的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,令我这个“肉君子”直嘬牙花。猪肉刚开始涨价时尚且能接受,只是量入为出,吃肉的顿数略有减少。数月前的一天去赶早市,看到猪肉已超过了原先牛羊肉的价。我在肉摊前转悠半天,再摸摸自己瘪瘪的钱包,只有悻悻转身,买了一堆素菜。心想忍几天吧,等落落价再吃肉。谁知这肉价,竟像被狗撵着的兔子一样,一路狂奔不回头。多日没沾荤腥,肚子里的馋虫一个劲打架。那天路过常去的肉食店,想买点熟食解解馋,我像往常一样潇洒地甩过去50块钱,用手指了指一块不大的酱牛肉:“来块酱牛肉!”老板麻利地把牛肉往电子秤上一放,满脸堆笑地冲我说:“哥,钱不够,还差20元。”让我差点没翻了白眼:这可是我们全家一天的菜钱啊!

照眼前的态势,天天大鱼大肉的日子一时是回不来了。虽然以前家里每天肉食不断,其实老伴一直反对大鱼大肉,说这样不利于健康。而且,我的血脂超高,体态偏胖,还有脂肪肝,医生早就建议我减肥,多吃素食。这下可好,不想吃素也要吃素了。我想,也好,从客观上给我创造了少荤多素的条件。于是作为家里的主厨兼采办,我增加了新的任务:如何用素食把家里的生活调剂好。

从此,我家的餐桌上开始以素为主。比如以前的肉炒豆芽变为素炒豆芽。把绿豆芽去头去根,开水焯烫过凉水,热油放入葱花、姜、干辣椒,爆火翻炒,加少许白醋、几滴香油,就势起锅,酸辣爽口,很是下饭。肉丝炒土豆则变成了凉拌土豆丝。将土豆去皮、切丝,热水焯熟浸在凉水中冰透、控干,剥几瓣蒜剁碎,炒锅加热倒入适量花生油,加入葱段、大料、花椒和干辣椒,炒出香味后关火冷却,待油凉透,把土豆丝和蒜倒入锅中,加入适量盐和米醋,搅拌均匀,一盘清口又开胃的凉拌土豆丝便端上了餐桌。最近,我家厨房更是新增了一道主打的大拌菜,里面有菜花、黑木耳、芹菜、胡萝卜片、黄瓜片、花生米、黄豆等七八种之多,而随着其中内容的变换,这道菜令全家人百吃不厌。

吃了一段时间的素,我的饮食习惯竟有了很大改变,现在已基本上不怎么馋肉了。而且,身体也出现了神奇的变化。体重减轻了,血脂降低了。每天晚上睡到半夜,肚子咕咕叫,感到特别舒服,人也比以前显得有精神。

我决定,不管肉价降不降,以后就多吃素了。